教育部督导团田祖荫同志2015年11月3日在部分省份全面改薄工作座谈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 2016年01月11日
  感谢十个省份的代表来参加今天的座谈会。有些情况非常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下面,我重点讲三句话。
  第一句话:参会的省份任务重、代表性强。
  这次参加会议的10个省份,东部有山东、江苏、辽宁,中部有河北、安徽、河南,西部有重庆、甘肃、青海、宁夏。相对而言,大家工作有亮点,存在的困难也具有代表性。当初我们计划在北京召开这个会议,陈舜部长助理想听一听情况,他也非常想跟大家沟通一下。但是后来领导由于工作忙走不开,安排我们先期召集大家开会,把有些话再说一说。
  根据各省规划,今天到会10个省份按规划资金总量算,第一是江苏516亿,第二是山东420亿,第三是河南268亿,第四是甘肃214亿,第五是河北205亿,第六是安徽165亿,第七是重庆88亿,第八是青海74亿,第九是宁夏67亿,第十是辽宁47亿,加起来五年总的规划资金是2063亿,占全国总规划任务量的40%。这个量不小,所以你们在座的有特点,能代表方方面面。这也是我们开这个座谈会,听大家说,跟大家对话的目的所在。你们有代表性,你们在座的这些省份都搞好了,那自然其他的省份也能搞好。如果你们这里有问题,那可能其他的省份也会有相同的问题。
  这么一天听下来,我感觉大家对工作中的情况、问题还是基本掌握的,工作思路还是比较清楚的。总体情况不错,但是有一些省还是有问题。这是要说的第一句话,我们参加会议省份的任务重、代表性强。
  第二句话:当前我们的工作有行动、有亮点。
  上午到现在我一直在仔细听,也在做笔记,也在看大家的材料。我发现确确实实我们好多地方想了办法、动了脑筋,也取得了成效。
  比如说山东,有几个亮点挺好。一是制定减免收费政策。几个部门反复协调、多次沟通,最后出台了明确的文件,教育部交流信息已经全文转发。这个文件写得很具体,力度也很大,每平米可以节约成本300块钱,总量算下来可以节约7个亿左右。那不就等于增加了7个亿的投入吗?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就是要这个政策。二是完善教育用地政策。在用地方面遇到一些问题,就协调相关部门出台了政策,优先保证“全面改薄”用地,这也很不容易,做了许多工作。但还有许多省份只是在喊有问题,希望给予解决,但是就没有想到他自己怎么可以先解决。我反复讲,我们既要做出题者,也要做答题者,有些问题是要需要自己回答的。全国性的问题需要我们来协调,但是有一些问题各省能解决,为什么非要都等到上面来搞呢?这是山东的第二个亮点。三是提高责任层次。把“全面改薄”工作纳入科学发展观考核,作为对各市县一把手政绩考核内容,这就有作用了。
  宁夏泾源县有个“建一所成一所”的经验,规划、投入、领导重视方方面面都做得不错,构建了“统筹安排、整校推进”工作模式,项目做一个就能成一个。这个我们回头要再去调研看看。
  安徽也有几个比较好的亮点。一是定期调度。每季度一次雷打不动的调度会,这个我们提过要求的,但是真正像安徽坚持这么好的不多。大家都开了调度会,但是不是每个季度一次,可能很多省没有做到。开调度会是个形式,但不只是形式,说明的是你对这个事情的重视程度,说明我们有人在盯这个事情,说明我们在调度会以后还有行动和部署。每次开调度会不是为了让大家去比划一下、讲个话、装个样子,而是有内容,要解决问题的。二是分片包干督查。这是我们在校安工程时创造的经验,有很多省坚持下来了,有很多省放弃了。这么多市县、这么多项目,你要保证他的进度、了解他的情况,只能把他具体化。通过安排分工、分片包干,经常性地去看一看,督查一下,才能了解一些具体情况。三是实行绩效考核。把全面改薄工作列入了重点项目的绩效考核。
  重庆也有几个亮点,我觉得最突出的有两个:一是建立了二维码的管理系统,这个很先进。我上次去重庆璧山还到现场看了看,确实挺好使,这套系统可以推广。二是把绩效评价结果和资金分配挂钩。不但是评价,而且评价完了以后和资金分配挂上钩。这对各地起到了一个引导、推动的作用。
  甘肃也有三个亮点。一是资金统筹。我多个场合反复讲加强统筹,关键是要加强资金统筹,甘肃这一点做得最好。甘肃把改薄的资金、长效机制的资金、初中工程的资金以及其他有关工程项目的资金,凡是用于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方面的资金都统筹起来了。不只是学校建设,还有一部分公用经费的投入都可以统筹起来。二是对项目进度实时监控,通过管理信息系统实时监控项目进度。三是公开公示,搞了全面改薄工作网站、搞了政策问答,制定了公开公示办法。这些事情都是要动脑子的、都是要投入精力的。
  青海有两项非常好的亮点。一是制度建设。青海的制度建设我看比较全,包括项目管理办法、资金管理办法、校舍安全鉴定工作的通知、预防职务犯罪的通知等。这一点想的很超前,我们这个项目五年下来钱不少,项目也不少。如果我们操作不规范,就会出现“学校建起来了,局长、校长倒下去了”的情况。我们能把提前防范想在前面,发出警告,提出预警,这是很好的。二是现场培训。通过组织不同层次、不同场合的专门培训,向其他做的比较好的省份学习。因为我们操作起来要靠基层同志,靠基层同志就不能只靠发文件。文件发了,材料印了,那还远远不够,还要把我们的要求具体化,要“手把手”去教,要培训到位。让基层同志按照我们的要求不走样的去执行,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我觉得每年最好搞一些定期的培训,政策的更新、管理要求、操作中的问题、怎么统一口径,这些必须通过培训才能解决。其实有一些省份的问题可能在其他省份已经解决的挺好,就是通过推动交流培训,相互学习借鉴就解决了。
  河北也有一个亮点,就是点名通报落后的县。一般通报要点名是很难的,河北就敢于点名通报落后的县。而且在资金下达的时候,对那些工作落后的县给予适当扣减资金惩罚,写清楚为何扣减资金、扣减资金多少。能做到这样,就体现了调度的力量,就是要通过这种措施告诉你干的不好是有代价的。咱们工作不照顾面子不行,但是总照顾面子、不指出问题,那你这个事情永远搞不上来。
  河南也有一个亮点,就是省政府组织专项督查。一般要省政府出面组织督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刚才说你们要利用好这次专项督查的结果,与问责挂起钩来,与资金安排挂起钩来,这样才会让他们知道督查是有用的。
  江苏有很多很好的亮点,我觉得突出的有两个,一是抓住机遇,认识非常到位。为什么江苏的改薄规划516亿?如果只定位在“改薄”的话,江苏可能20亿都不用,比辽宁会少的多。但是江苏认识到全面改薄实际上是中央给出了个题、举了一个旗,借这个机会你要把整个义务教育的办学条件推上一个台阶。校安工程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做的,还有其他几个省也是这么做的。当初说校安工程重点解决七度以上人口稠密地区不安全校舍问题,而江苏通过这个事情把整个校舍都加固了。代价挺大,投入也挺大,工作量也挺大,但是通过这个事情以后,他就可以说至少这么些年之内我不会出安全事故了。不是高枕无忧,至少也让领导知道一方平安得到保障了。他们在这个方面做得很好,他主要是省和地方的投入,我们中央给的钱很有限。以前不怎么给江苏钱,现在还给点钱。虽然说他还不够,但是你抓住这个机会和不抓住这个机会差异非常大。校安工程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比较,云南和贵州两个省。云南校安工程的规划就很大,当然他客观情况存在,地震带上的学校也多、面积也大。但是贵州只搞了4个市县,他说我就这4个在七度以上的断裂带上,他拿的钱就少。相比之下,你这么几个项目搞下来,贵州的基本办学条件就会比云南差很多。所以要认识到全面改薄的重要意义,把全面改薄作为提高基本办学条件的一个机会。有的省认识到位了,做了,有的省现在还欠一些,我估计要搞一搞,搞个两三年,到了后期的时候就会认识到这个项目的真正意义所在了。二是制定标准。江苏的标准制定出来以后,他们的省长直接递给了延东副总理。延东专门作了一段批示,我也曾经在有关场合念过,给其他省份也转过,非常赞赏。到了这个时候,是该制定义务教育学校基本办学标准的时候,而且是到了督导这个标准落实的时候。江苏不仅制定了标准,而且制定了标准化建设工作的实施方案。这不只是一个文件,不只是个活,要有监督实施方案,一步步怎么走,怎么实现这个方案的,要有路径,要提出要求。
  在云南开会的时候,我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我们的工作正在步入正轨。前期可能有一些模糊的地方,究竟目标定多大、范围在哪儿、怎么个搞法、谁牵头,不是太明确。你们地方牵头部门有财务、有发展规划、有项目办、有基教、有督导。大家的认识可能不那么清楚,思想不那么统一,但是慢慢搞了一段时间以后,通过做规划、通过培训,我觉得在统一,基本上清楚了,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了。这一段时间我觉得不只是目标清楚了,不只是步入正轨了,而且已经有了阶段性的成效了。
  回去以后,全国改薄办要把各地的经验按照我们以前的老做法,搞一个经验集粹出来。第一按年份分类,第二按省份分类,第三按内容分类。都把他整理出来,随时可以调出来用。同时,我们可以加强交流信息的编纂,在网站上、在交流信息上把这些东西都做上去。在适当的时候,存到一定规模了,就编制一个小册子,发到大家手里头,人手一册,遇到什么问题就照方抓药,不要你创造,别人怎么干,你跟他学习。你哪怕拿这个东西去跟当地的领导说,你说别人解决了,你看人家怎么解决的,这个解决难度也不很大,也是可以做的。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参考,是个帮助。所以我想讲第二句话就是,我们当前的工作有行动、有亮点。
  第三句话:下一步工作要抓落实、抓重点。第一个落实,要抓好“八项机制”的落实。袁部长在确定我们牵头做改薄工作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就是这个事情要继续沿用校安工程的工作机制、工作模式。一方面我挺高兴,说明校安工程做得还不错,虽然开始的时候压力很大,给大家制造了不少麻烦。但是搞了几年以后效果是好的,领导是认可的,地方同志也认为虽然工作量挺大、压力挺大,但是干出来了。校安工程的模式是什么,我们简单讲就是八项工作机制,你把八项机制落实好了,整个改薄工作就能抓好。
  这八项机制我反复讲过,我在这里再强调一下:一是双月通报制度。我们建立了双月通报制度,希望你们各省都要搞双月通报。如果你可以,你一个月通报一次也行。你到了一定水平的话,你半个月报一次也行,但至少要两个月通报一次。全国改薄办通报到省,你们要通报到市县,市县要通报到学校,这个只能一级比一级细才行。
  二是定向调度制度。就是我们所说的调度会。是一年开两次,一年开三次,一年开四次,没有统一要求,但是各省要开,至少每两个新学期开学之前你要开。如果能像安徽这样一季度搞一次,我觉得也不过分。你可以根据双月通报的数字来调度落后的省份,也可以请好的省份做经验交流。为什么落后,你得让他讲清楚,你得跟他一起分析为什么工程土建进度慢了、设备采购慢了。
  三是公开公示制度。现在规划都已经省级政府审定,相关办法也都制定了,我们就要把这些制度、办法、规划、进度、工作人员等全部公开出来,一级一级地公开。省一级公开省的,在省一级主要媒体上公开;市县一级公开市县的,在市县一级的主要媒体上公开。我们要学营养改善计划的做法,不只是提一条要求、发一个文件就算完了,全国改薄办要能看到各地公开公示的“实物”。
  四是监督举报制度。各地要建立起这个制度来,要有渠道,让基层、让老百姓说话,让大家都来监督我们这个工程项目的实施。
  五是定期检查制度。跟我们的定向调度有点相像,但是我们检查是实地检查,必须定期派人、派专家、派工作人员、派领导,通过各种方式让他们下去查,了解情况。最好是能学安徽,能分片包干督查。
  六是突发事件的应急机制。目前而言,好像这方面问题不大,但是越到后面,开工的项目越多,肯定有一些地方会出现一些突发事件,像资金不落实、工程事故、采购问题等,对于这些事件怎么应急,我们要建立突发事件的应急机制。是谁的事儿,那就要守土有责,就得有负责的同志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
  七是责任追究制度。我们搞了定向调度,搞了定期检查,发现问题就得处理,不处理就等于白说了。八是第三方评价制度。这个我们已经有一些省在做,像甘肃做得不错,重庆也做了一些,我们也准备这么干,希望各省都按照这个思路,可以选一部分地方,选一些重要指标,选一些重要工作,让第三方机构跟进来,做评价。做评价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监督,监督这个工程究竟做得怎么样。另一方面从第三方的角度观察政府的管理工作、对决策提一些意见和建议,推动完善政策。下一步工作第一条就是抓八项机制的落实。
  如果各个省已经有八项机制了,就要落实好。如果没有的话,就要抓紧制定。
  第二个落实,要抓好省级统筹的落实。
  关于省级统筹,这个思路跟陈舜部长助理汇报过,他也是同意的。省级统筹是落实三个统筹,第一个是项目统筹,第二个是资金统筹,第三个是力量统筹。
  项目统筹什么意思呢?现在义务教育方面的中央项目、地方项目不少。主要包括:长效机制、初中工程、特教计划、进城务工子女等等。加强项目统筹就是只要项目的建设目标是一样,就得统筹,凡是用于义务教育方面的钱都可以统筹。如果原来管理上有财政的、有发改的、有中央的、有地方的,一时没办法,我们改不了,不可能把这钱拿来让我们重新分配,但是我们可以在做规划的时候,各自去对应。
  力量统筹是什么意思呢?比如教育部,有基一司、有基二司、有督导办、有财务司、有规划司、有民族司等等,可能都在干这方面的工作。在省级教育部门也是各个处在分管。工作上有分工、有侧重,但在实施项目的时候,各方面的力量要统筹到一起。
  三是资金统筹。我们希望通过加强资金统筹,来实现项目统筹和力量统筹。说句实话,如果财务部门来统筹的话,可能会相对容易一点。但是换其他的部门,比如说督导来统筹,就难一点。目前大家希望中央多投入,希望增加专项资金,但是中央资金增加的幅度是有限的,现在一年330亿,即使是每年再增加二三十亿,五年下来总共也就1700多亿。这个项目的资金不可能增加很多,所以统筹就是想跟大家算算账,请你们按照这个思路来加强地方统筹。
  一是统筹长效机制资金。长效机制中的公用经费,现在中央每年安排530亿,各地可以考虑拿出20%来统筹。公用经费就是用来买图书、仪器、设备,用来搞小修小补的。小修小补、教师培训、煤电水气暖等都包括在内。一人一床的问题,图书配备,学生安全饮水,灯光都可以这部分经费解决。大概每年可以统筹110亿左右。
  二是中小学校舍维修长效机制。长效机制每年有120亿是校舍建设方面的,与全面改薄的目标完全一样。如果各地拿出50%来统筹,每年可以统筹60亿。
  三是进城务工子女专项。现在中央下达的进城务工子女专项经费每年有100个亿。这100个亿主要是解决进城务工子女引起的大班额问题,可以用于扩建学校、买设备、买课桌凳等等。如果各地拿出80%来统筹,每年可以统筹80亿。
  四是初中工程。初中工程规划已经明确了,与全面改薄是一样的,做个加法,有关项目,可以直接拿过来,后面两年没有安排项目的,将来安排项目的时候可以统筹安排。每年可以统筹50亿。
  大家算一算,一个110亿,一个80亿,一个60亿,一个50亿,这几项加起来一年可以统筹300多亿,五年下来就是1500多亿。但是现在看总规划,各省统筹的只有556亿,所以其中还是有文章可做的。当然,算大账道理是这样,但实际做起来是有难度的。如果这个钱拿来给我们直接安排到项目里,这很简单。难度就是这个钱不能拿过来。原来归哪个部门管,还要归哪个部门管。我当时在昆明讲了,我们要做三种人,第一要做“明白人”。你要知道有些什么政策、有些什么项目、有多少钱。有些项目的目标和我们完全一致,有些项目和我们部分一致,得搞清楚。第二要做“细心人”。各地都报了规划,得对规划心中有数。我们往往可能宏观管理的多,微观上关注的少。究竟哪个地方的需求是实实在在的,哪些还有可以往后放一放的地方,必须清楚。这次中央资金的钱是有优先顺序的,先干什么,后干什么都排清楚了,要按这个顺序来排规划。先满足中央的要求,再满足省里的要求,再满足区域的要求。第三要做个“媒人”。意思就是你要知道基层的需求是什么,也要知道中央和省里的政策是什么,资金渠道在哪里,然后要把两方面对接好。做规划不是做小规划,而是要做大规划,要充分体现“媒人”的作用。现在再提小规划已经过时了,再那样的话,我们的资金效益也不高,我们的工程目标也会很局限,水平也上不去。所以我反反复复讲,要强调落实省级统筹。希望大家通过资金统筹来实现项目统筹和力量统筹。这里面有文章可以做。如果有些情况不清楚,我们可以沟通。比方说中央有什么项目、多少钱,我们可以提供情况。我们不是要改变用途,只是为了加强统筹。加强统筹的目标也是一样的,是把这个钱花好,把这个事办好。这是第二个,抓省级统筹的落实。
  第三个落实,抓好标准建设的落实。
  教育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有关工作的通知》(教督函〔2015〕1号)。这个文件的第一条是进一步明确办学标准,这是陈舜部长助理非常关心的问题。他已经让我们做了一套表,把各地制定的办学标准拉出来,分小学、初中、寄宿制、教学点这几类,然后再细分校舍,校舍再细分教学及辅助、行政办公、生活服务、体育运动等等,要求把各省标准数据填上,报给延东副总理。我们试着做了,表能画出来,数填不出来。因为各省制定的标准有粗有细,分类也不太一样。如果粗了的话,有好多指标还要折合;细了的话,恐怕好多省份都填不出来,所以这个任务一直没有完成。领导没有放弃,还让我们一直盯着这个事,要求我们把这个要求提给大家。我说的第三个落实就是这个意思,你们还得做这个事。文件里面那段话有点太简单,这一段话说“各地要结合本地实际,在前期工作基础上整理汇总补充完善出一套义务教育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标准,作为实施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工作基础”。目前只有江苏和青海制定的办学标准比较可行,其他省分都有些欠缺,还得抓紧做这项工作。要在现有工作的基础上,再进一步细化。类别上要包括小学、初中、寄宿制、教学点四类,不同学校定不同的标准;内容上要包括教学及辅助用房、行政办公用房、生活服务用房、运动场地、图书仪器设备等,还要对照国家标准进一步细分;学校用房要明确生均面积是多少,甚至最低多少、最高多少,都要定出来。最后要经省政府审定通过。
  这项工作并不是要求马上完成,但是大家要按照这个思路来做。改薄的主要任务是补短板,改造原来的薄弱地方。补完了下一步干什么?就是标准化。标准化的标准是啥?就是各省制定的基本办学标准。通过几年的实施,把短板都补了以后,各省的义务教育学校基本达到了自己定的办学标准,我们的任务才算完成了。所以你们要好好做做这个功课,回去把这个事情做细。到时候我们会发一些参考资料,你们看看江苏、青海是怎么做的,日本、韩国是怎么做的,大家照着这个模式进一步细化。
  第四个落实,抓好督查检查的落实。
  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专项督导办法》,习近平、李克强、张高丽、刘延东等同志审阅了。这件事情不是小事,迟迟未发的原因是希望国务院印发这个文件。这项工作各级政府都要负起责任,要把全面改薄工作纳入对政府的政绩考核内容中,是促公平、补短板、惠民生的重要措施,是“十三五”期间怎么解决贫困问题、提高教育质量、提高教育水平的重要措施。全面改薄是扶贫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各地要对照《专项督导办法》,制定完善各省的评估办法和实施方案,去督地方各级政府,纳入政府考核内容。如果资金安排了,规划做了,现在督导办法里面又确定这必须查、必须考核、必须问责,再不干有什么理由?
  有句话叫名医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有水平,把病人的病治好;第二种是自己虽然治不好,但是知道推荐给能治好病的名医那去。这都叫名医。我们干工作也是这样。一些事情我们自己直接上手就搞定了。一些事情你搞不定,该找厅长的找厅长,该找副省长的找副省长,该找财政部的找财政部,该找发改委的找发改委。我看青海做的就不错,项目管理办法、资金管理办法、校舍安全鉴定的通知、预防职务犯罪的通知都搞了,其他省可以学习。不要出现空白,可以多搞一点,宁可多,不要少。从横向来说就是各省要跟相关部门多去协调。这是为了事业,为了孩子,不是为了我们自己。
  我前面讲了领导比较首肯校安工程的做法,我体会校安工程核心经验有这么四点:一是,地方政府是责任主体。我们在做校安工程的时候反反复复讲的就是这个东西,地方政府是责任主体。这个事情不是教育部一家的事,到各地去也不是教育厅一家的事,是相关部门一起要做的事。我们是代表政府来做这个事,刚才说的专项督导办法也是这个意思,我们推进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定要上升到这个高度。
  二是,中央资金是要保重点、兜底线。校安工程是这样,我们改薄也是这样。中央资金你们可能认为还不够,1650亿。加上统筹,按我这个算账方法,1500亿,也就3000多亿。对你们来说可能还不够。但是我现在要说的是中央资金是要保重点、兜底线,你们先按照这个要求从最困难的地方做起,最薄弱的环节搞起,把这些底线兜住。地方各级也要想办法多投钱!你们要学校安工程的做法,三年搞不完搞五年,五年搞不完搞八年。标准在你们那,规划权也在你们那,实施进度你们也可以按照实际情况实事求是来排。不能做得太小了,当然也不能做得太大了,你要限低,还得限高,不能搞超豪华的事情。
  三是,通过公开公示确保质量和进度。我们反反复复强调公开公示,为什么?因为我们站在这个角色去推动工作的力量有限,但是通过公开公示可以让大家都来监督。当然,现在还没有这么请媒体来曝光,不过为了推进工作,下一步可能会这么做。
  四是,中央实施目标管理,地方实施项目管理。希望地方要实行项目管理,要知道每个项目的进展情况,管到每个项目上去,这个事情不要含糊,省一级不能当“甩手掌柜”。
  说到这儿,我布置两个作业。在座的各位,你们回去以后在半个月之内能不能做这么两个作业:第一个作业,当前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及表现。问题不一定全,就说你认为最突出的问题,要把表现说出来。比方说我们有些省份说审批手续过多,你要说明审批手续过多在哪,有些什么手续,多长时间。你们说招标太繁,怎么繁了,把过程写清楚。第二个作业,结合当前工作希望全国出什么政策或者文件。希望最近或者将来全国出台一些什么政策或者文件。你要说出什么政策,政策要求是什么,政策点是什么。文件也是这样,出什么文件,文件里面的具体内容是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回头也好集中一下,好研究。
  这是我结合这次会想讲的三句话,在会议临结束之际,再次对大家表示感谢。我根据自己的体会仔细琢磨了一下,归纳起来,推进“全面改薄”工作需要抓住这么十个要点:
  一、实施“全面改薄”,是改造薄弱学校的需要,是促进标准化的手段,是确保义务教育投入的抓手。这是讲意义、讲认识。第一,我们实施“全面改薄”是有实际需求的,因为有很多学校确实办学条件差,很薄弱。这是直接需求,直接出发点。第二,是促进标准化的手段。我们东、中、西部地区都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现有些省份改薄是重点,有些省份标准化是重点。我们都朝着标准化的目标去迈进,各有侧重。第三,是保障义务教育投入的抓手。义务教育这块投入在整个财政性教育投入里面一般占50%左右,最高年份到过55%,但是最近两年有下降的趋势。这两年学前教育在大发展,职业教育的投入也在增加,高等教育的比例已经基本确定,减的是哪儿?大家不言自明。而义务教育又是国家法律规定的必须全面保障的,不实施这些大工程怎么能保障投入?所以我们说要搞这样的大项目,让中央、地方一起掏钱。义务教育投入不达到一定比例,水平怎么上得去?
  二、省级统筹要加强,尤其是资金统筹要落实。要通过资金统筹来实现项目统筹和力量统筹,要把省里面各级的相关投入都整合到一起。
  三、规划就是省政府的承诺,就是这几年的目标任务书,必须督促完成。我们不能出现干着干着就开始“打退堂鼓”的现象,好多省份、好多市县还没开始干就觉得制定的规划不行了,要修改,要调整。如果改,可以,但得走程序。小的改动教育财政两家调整,报备案。如果涉及大的改动,请再走一遍程序,省政府认我们才认。但是没有经过省政府就随便改,不行。这是承诺。
  四、义务教育基本办学条件标准要完整、具体。有些省份年份比较久的标准要更新一下,要考虑现在的实际情况,大家可以学习江苏和青海。
  五、没有出台优惠政策的要抓紧出,不能偷懒。我们发文件了,给了一个提示,大家要促地方来落实,这一点要学山东、青海、广西、湖北、宁夏。
  六、公开公示不能只发文件,要有“实物”。我们要公开公示,各级都要公开公示,公示什么,在哪公示,要说得很清楚、很具体,然后落实到实物上。最后我们要收集实物,形成相关的实物资料、视频资料,进行集中展示。
  七、D级危房必须消除。D级危房是这次再次强调的重点,必须消除。各地每年统计指标里面肯定会有一点,因为每年都会有正常新增的危房,控制在5%以内的新增危房是正常的,但是第二年一定要消除。这个必须建立机制,不能再出现每个省还有很多D级危房,五年实施以后有些省份D级危房不但不减,还在增加,这不可以。
  八、图书仪器设备的采购进度和土建进度一样重要。只要列入规划了,我不希望出现先干土建后搞图书仪器设备采购这种事情,都要同步推进。图书仪器设备这些采购工作相对还容易一点,应该先易后难才对。另外对图书和仪器设备的采购大家要加强微观指导和监督,省一级不能只当甩手掌柜。我从一些地方的实地检查看下来,有很多学校图书室买的书根本不符合那个年龄阶段孩子看的,很多书放在那里根本没人看、没人借。咱们督导检查不但要看册数,更要看书的内容和质量。关键是采购的图书,老师要看,孩子要看,要对他们提高素质有用,开阔他们的视野。不能说采购了书摆在那里,就算完成任务了。
  九、施工安全措施要跟上,千万不能麻痹大意。随着开工的项目越来越多,施工安全工作越发不能大意,施工安全的各项制度和监督要跟上。学校里面的就地改造和新建、改扩建项目,该分区的要分区,该隔离的要隔离,要经常检查,把隐患都排除掉。在施工安全问题上宁可把要求提得细一点,管得严一点,咱们以预防不出问题为原则,把这个事情重视起来。施工安全这个事情不管是你们下去检查工作的时候,还是你让其他同志出去检查工作的时候,都要反复叮嘱。
  十、各级改薄办力量都要加强,工作要抓紧,工作质量要提高。必须有得力的人,有固定的人,有长远考虑才行。不是说非得要多少编制,从各方面安排人来都行,关键是能把这些事情干出来。各省要加强力量,如果说直接拿编制难,你们从各市县改薄办抽调人员。那么多县,让他们的改薄办同志先在你这里干,干完活、培训完之后对他们工作也有好处。希望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把这个事情干好、干出彩。


 
 稿源: 文章作者: 点击数:
返回首页】【关闭






 
本网站由江西省教育厅主办,江西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南昌市红角洲赣江南大道2888号江西教育发展大厦
严禁复制、镜像。备案序号:赣ICP备05005890号